Learn and live

【楼诚】爱的惩罚(训诫文 虐 sp 慎入)

想吃面面~:

搂着宝宝熬着夜:



OOC 虐文 作死 

  

 (一)  


“明诚,你过来。”
听到大哥连名带姓的叫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事。阿诚怯生生的走去过“大哥。”
“跪下。”
阿诚心头一紧,弯下了膝盖,头不自主的低下。
“抬头。”明楼声音冰冷。
阿诚心里知道不妙,抬起头对上明楼狠戾的目光,心头一窒。
“大哥,昨天...”明诚打算老实交代。
“你还当我是你大哥吗?”
明诚眼中满是畏惧,又怕忤逆了明楼的意思不敢低头,小心的改口“明长官,我知道错了。”
“说说你是怎么错了。”明楼点起一根烟。
明楼很少抽烟,每次见他吸烟,随后定是一场暴风骤雨。 
明诚心虚的咽了下口水,“藤田是我杀的。” 
“谁给你下的命令?”明楼咬牙切齿。 
“是我...自己决定的...藤田最近在调查我们的行踪...”明诚脸色变得苍白,他私自行动的时候本想能隐瞒过去,事后才后悔自己忘记了大哥的明察秋毫,何况自己还留下了后患。 
“很好。我的阿诚长大了,可以自己决定了。你还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不许擅自决定?你还记不记得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明楼一字一顿,怒火上涌。 
“我..我记得...对不起,长官,阿诚知错了。”明诚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明知故犯,该罚。”明楼掐灭了烟蒂。 
阿诚的一双乌亮的眼睛满是恐惧。

 “说,该怎么罚?”明楼眯起眼睛。  

  

“长官。”明诚收起目光不敢再直视明楼,他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明楼拿起皮鞭“四十下,自己报数。”话音刚落,皮鞭已经啪的一声抽在明诚的后脊,撕破衬衣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明诚瞬间红了眼眶“一,谢长官责罚”紧接着又是一鞭。“二,谢长官责罚。三,谢长官责罚。....三十,谢长官责罚...”  

  

转眼明诚的后背铺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鲜血将被抽打得支离破碎白色的衬衣染得一片鲜红,汗水像雨水一般倾泻而出浸湿了衣裤,腌得伤口火辣辣的疼。  

  

明楼看着阿诚疼苦的支撑着跪姿着,身后皮肉翻开鲜血淋漓,声音沙哑的抖动着,心下生出不忍,“把裤子脱了。”  

  

明诚畏惧“长官?”  

  

“脱。” 明楼语气严厉不容置否。  

  

明诚不敢反抗,把裤子退到膝下,紧接着屁股就开始了烧灼般的疼痛。三十岁了,还被大哥打屁股,阿诚忍住羞耻,继续报数“三十一,谢谢长官.....四十,谢谢长官。”  

  

结束体罚,阿诚身上像被热油浇过,滚烫的疼,满脸的泪水,抬头仰望着明楼,“谢长官惩罚,阿诚受教了。”  

  

明楼不忍,拿起手帕替明诚擦去泪水。  

  

 “说,错在哪里。”  

  

看来大哥还没打算放过自己,明诚勉强端正了跪姿,“我不该擅自行动,击毙藤田,不该放走了个活口。”  

  

“还有呢?”明楼脸色阴郁,山雨欲来。  

  

 “我应该继续追击,不留后患。”现在想起真是后怕,他们会不会在日后认出自己。  

  

 “这就是你的错?”明楼对这个弟弟很失望,不知服从,更不知如何保护自己“你不适合在上海工作站,我会安排你调离。”  

  

听到明楼的话,明诚心脏被撕裂般难受,他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他最怕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来到明家的那一天起他就会惧怕大哥会抛弃他,多年的恐惧终于还是发生了。  

  

明楼以为阿诚会求自己留下,没想到他只是垂着头,没有反对,“是,长官。我服从命令,尽快离开。”  

  

明楼看着阿诚心灰意冷的模样也是心疼,然而让他离开也是不得已为之。既然他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只有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安排他去安全的地方,“出去吧。”明楼不忍。  

  

“是。”阿诚失魂落魄,他向明楼磕了个头“谢大哥养育之恩。” 穿好裤子,拾起地上方才脱下的咖色西装擦干净地上的血迹,起身向明楼再次鞠躬,“长官,我退下了。”  

  

明诚穿上西装,脸色苍白的骇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身上烧灼般疼痛,刺骨的寒意却逼上心头,他突然觉得好累,很想休息,停止头脑中混乱哀伤的情绪,他披上风衣,交代了下工作就走了。  

  

如何安排明诚的去向,明楼没有定论,回到重庆继续做文秘工作相对安全,上海形势稳定后再接明诚回来。  

  

明楼下班没有看到明诚,心想他大概出去处理伤口了,倒也没在意,自己开车回到家才知道明诚也没有回家。他一身的伤能去哪呢,明楼驱车出去四处寻找到深夜依旧没有发现明诚的踪迹,让秘书处查了上海火车船运机场出入名单也没有明诚的讯息。  

  

第二天明楼没有上班,他后悔没考虑到明诚的承受力,找遍了所有阿诚可能的去处依旧不见踪影  

  

最后明楼想到一个他二十几年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在那里,他曾抱走年幼的阿诚,那时候小阿诚遍体鳞伤,可怜的像只淋了雨的雏鸟。  

  

推开满是灰尘破旧的木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明楼紧张得喘不过气来,他第一次如此恐惧,他站在破败的院内,不敢走进黑洞洞的里屋。  

  

 “阿诚,你在吗?”明楼没有发觉自己的泪水已经跌落在地。  

  

终于他推开破旧的木门,屋内漆黑,狭小的空间内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隐约可见一个瘦长的人影安静的靠在墙边。  

明楼颤抖着推开一扇小小的窗户,窗轴早已腐烂,破旧的窗框经不住这一推坠落窗外,窗外微弱的光线射入屋内,眼前的景象稍显清晰。 一具尸体斜靠在墙边,消瘦的脸上被干涸的血迹模糊了面容,他白色的衬衣已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暗黑色的血迹遍布全身,更刺眼的是大片暗黑色血流自脑侧向周身蔓延,满身,满地,他手臂上满是喷溅的血迹垂在一侧,一把手枪落在身旁。  

  

 “阿诚。”明楼颤抖着,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五脏具焚,一切追悔莫及!  

  

 明楼不忍多看一眼,就在他几近绝望时,屋外传来几声不可闻脚步声片,片刻又恢复了安静。  

  

 阿诚刚走进院落,见小屋的门敞着,警觉的举起配枪,贴着墙壁躲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明楼发觉外面可能有人埋伏,同样掏出配枪,外面应该只有一个人,再他未召集其他人时应当先发制人,明楼果断夺门而出,枪口直指藏在门侧的明诚。此时明诚的枪也正对着明楼。  

  

 “阿诚?”明楼惊喜。  

  

 “大哥?”明诚心惊。  

  

 两人同时放下手枪。  

  

 “大哥,您流泪了?”阿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没事,风大进沙子了,里面那人怎么回事?”明楼受了惊, 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明诚忐忑:“是逃走的那人,昨天离开办公厅凑巧遇到他,就一路追击他把他杀了,尸体暂时放在这里....”顾不上明楼是否是哭过,明诚知道自己又要哭了,身上的伤还疼着,又来了次私自行动,而且又被大哥抓了个正着!  

  

 明楼一头黑线,不知该生气还是该笑,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看来不好好调教是不行了!要命的是害得自己白白担心的要死!  

  

 “胡闹!跟我回家!”明楼声色俱厉,心里却是欢喜。  

  

 跟在后面的明诚心里可不安稳,“是,长官。”  

 明楼转身飞来个刀眼,明诚被他突然转身吓了一跳,差点撞明楼身上,本以为明楼要把自己就地正法了,岂料明楼说“叫大哥!”  

 明诚小心的看了明楼一眼慌忙又低下头,“是,大哥。”  

哎呀呀,明诚觉得后背又疼了。唉!看来自己真要滚到重庆去了。 

 (二)
阿诚灰溜溜跟在明楼身后,走上马路看到自家的车正停在路旁,阿诚赶忙上前开车,却被明楼叫了回来。
“我开车。”
“啊?”阿诚摸不着头脑,只好帮明楼打开驾驶室的门,也不懂明楼什么意思,等明楼上了车,关上车门,发动机隆隆运转,明诚站在车边上无所适从,心想大哥是不是不要他了。他低头杵在边上心里难过,见车启动,退后一步站着。
明楼见阿诚还磨唧着打开车窗,“还不赶快上来?”
“哦!”阿诚如释重负跳上副驾驶座,老老实实不敢啃声。
一路通畅,很快到了明公馆,这时已是黄昏,阿诚见车停下赶快又为明楼打开车门,真是怪异的很,哪有副驾驶颠颠给司机开门的,谁让咱大少爷就是这么个习惯了被伺候的主呢。
进门明诚为明楼脱下风衣西装拿上楼放好,心里开始忐忑起来,心道糟糕了,这下大哥不知道要怎么责罚自己了。
幸好是冬天,前日伤口不易感染,但还是和衣服粘合在了一起,他进屋想换件干净衣服,可是衬衣一脱就带下块皮肉,阿诚拍大哥等着没敢耽误功夫,硬生生的把衣服拽下来,血痂混着皮肉被撕扯下来,明诚痛得闷哼一声,又强行忍住,擦净鲜血,换上身衣服匆忙下楼。
明楼正在用餐,大姐和明台去苏州都不在家,阿香伺候着,明诚走到桌前跪下,气氛不对阿香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识趣的端了个空盘回避到厨房。
“先起来吃饭。”
明诚犹豫一下还是坐到明楼身侧开始用餐,一向吃啥啥香的他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味同嚼蜡,莲子雪耳粥明明清甜却吃不出一点滋味,而且他也不敢多吃,怕等会挨打厉害会吐出来。
明楼见阿诚吃碗粥,没打算吃别东西的意思。
“吃完了?”
“嗯”
“去卧房等我。”
“是,大哥慢用。”
阿诚走到明楼房间,这是他们两情缱绻之处,然而今天在这里阿诚小心脏跳得厉害,不敢坐也不敢站,还是跪着踏实。
没过多会明楼就进来了见明诚跪在那里不禁笑了“还没罚你就跪着了,起来。”
明诚“哦。”了一声起身,看到明楼脸上挂着笑,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谁知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阿诚悄悄撇了撇嘴。
“身上的伤处理了吗?”明楼坐上沙发,明诚立在明楼面前有点心虚“嗯,简单处理了。”直接撕去皮肉倒真是简单。
“衣服脱掉给我看看”明楼本来以为明诚已经找医生处理好了,没想到衣服一脱,身后一片鲜血淋漓着实看得明楼心头发紧,“阿诚,你这两天没处理吗?”明诚摇摇头,心想大哥都不要自己了,自己也不想再珍惜自己了,真是破罐子破摔。
明楼看着阿诚颓唐的模样,心里很难过,起身拿起药箱,“忍着点疼,我帮你处理”明楼用小心的帮明诚清洗消毒伤口,又喂阿诚吃了几片阿司匹林,一个多小时下来两人皆是满头大汗。
明楼打开窗户,丝丝寒风让两人感觉到些许凉爽,明楼让阿诚到浴室自己为他打了温水为明诚擦拭身体,阿诚既害怕紧张又感激大哥的温柔照顾。
“记住教训,以后不许再私自行动,我不在你身边记得更要谨慎。”
“我知道了。”明诚很想哭,又忍了下来,大哥还是打算赶走自己的。 ”
两人回到卧室,明诚身体清爽了很多,药物的作用使他的疼痛有所减轻。
 明楼也冲过澡换了睡衣,看着眼前的阿诚明楼心里很安心,可是这样的阿诚亦是让他忧心,在他的眼里阿诚始终还是个孩子,他偶尔的擅作主张往往会将他和自己陷入险境,舍不得他走,又担心他一不留神葬送了性命,阿诚伤得严重明楼不想苛责他,却不得不教训他的任意枉为,“阿诚,独自追击,你知道你又冒了多大的风险吗,你怎么确定对方是否设下陷阱等你去自投罗网?大哥不想罚你却不得不罚你...罚你跪一夜,好好反省,受不了就告诉我,不要硬撑着知道吗?”明诚沉默着点点头,自己一次次触碰大哥的底线,自作自受,他不怪明楼反而自责难过。
深夜明楼躺在床上,阿诚跪在床侧,夜色朦胧,月光透过窗纱落在阿诚的侧脸,屋内静悄悄的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阿诚知道明楼一直关切着自己没有睡着,思虑再三还是开口,“大哥,别让我走,求你...”明楼起身,阿诚的侧脸在月光下显得苍白,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让人心生怜惜,明楼顿时心中生出了柔软和不忍,“阿诚,我又怎么舍得你离开,一切只为你好。”
“没有你我怎么会好。”阿诚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抱住明楼的膝头,一双圆圆的眼睛泪汪汪的仰视着明楼,满眼哀求。
明楼坐在床沿俯下身抚摸着阿诚的脸颊,为他拭去泪水,思虑半晌,“好吧,我同意你留下,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
“谢谢大哥。”明诚将头埋入明楼的臂膀,他不怕被打被罚,只怕失去大哥的温暖和怀抱。
“大哥,我爱你。”明诚好想向楼吐露心迹,可是他还是把这句默默的埋藏在心里,他不知道在明楼的心中他亦是唯一所爱。
“阿诚,你可知我是多么的疼惜你,在我的心里你不仅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然而这一切只能压抑在心。


ò 


(三)
两人皆是一夜未眠,然而明了了对方的态度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只剩下对对方的关心挂念。
阿诚忍者痛跪了一晚,起初两条腿忍着剧痛不住的发抖,渐渐的麻木感取代了疼痛,大哥让他受不了的时候就告诉他,可是他没有,犯了错让大哥忧心怎么可以再任性的逃避他的惩罚?
明楼知道阿诚的身体素质很好,这样的惩罚还是受的住的,但是他被自己体罚,自己又怎能安心,守着阿诚看着他才能放心。
终于熬到早晨,明楼如释重负,“起来吧。”
阿诚艰难的弯下腰向明楼磕了个头,声音沙哑的道了声“谢大哥。”再想起身爬起来却是困难,他侧过身先坐地上,两只手扶助膝盖,突然改变姿势,他的两条腿褪去麻木感,被持续的剧痛撕扯着,可是阿诚又怕大哥看到自己疼痛难过,压抑着自己不敢表露出来。
明楼看到阿诚坚忍的模样,这孩子还是这样凡事都为自己着想,痛了累了不会轻易诉说,明楼疼惜的抱起阿诚,温柔的把他抱在床上,“让大哥给你揉揉。”
看到阿诚红肿发青的膝盖明楼分外怜惜“怪大哥吗?”
阿诚摇摇头,“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大哥,我以后不会再让您如此为我忧心了。”
明楼欣慰的抚摸着明诚“在家什么都不要做,好好休息,等会我请苏医生来帮你治疗。”
阿诚拽住明楼的胳膊“大哥,不要,小伤,自己会好的。”
明楼看出阿诚的小心思,他是怕羞“大哥罚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这伤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乖,听大哥的话。”
明诚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如果能让大哥放心他的感受又算什么呢,何况大哥是为了他好呢。

鬼狐:

2个预告就让大家集体去了面面的坑里!

我不管面面最好看!

鬼狐:

这个梗我过不去了!!!

哈哈。。。

我下次还敢

沙鲨鲨:

                           面面上位记
                        ——面面讨厌哥哥的各种理由

面面很委屈。

因为他被哥哥打了。

在这之前,还被嫂子嘲笑了。

嫂子不认同他的话,还说他是什么传销、洗脑。

他不是传销头子啊,面面真的很委屈。

那些人明明是自己想帮自己的啊,
而且,
他真的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啊。

对了,

嫂子还不记得我了。

这下面面更委屈了。

他还很气。

嫂子那么好那么可爱的人,
愿意把他最爱的棒棒糖分给他吃,
哥哥不让见,
还警告嫂子不要靠近面面,
哥哥是不是嫉妒面面!
这个占有欲几近病态的混蛋哥哥!
(打扰了,请问您说的自己吗?)
讨厌你!
嫂子以前明明很宠我的!要什么给什么!
(你确定?)
现在抢我玩具不说还不还!
一定是哥哥背后说我坏话!
哼,果然哥哥最讨厌了!

唉,可是怎么做才能引起嫂子的注意力啊,好苦恼。
阿杀他们真没用,看来还得我自己出手。

计划ing……
计划实施ing……
(此处略去一万字)

成功把混蛋哥哥引来地星,
混蛋哥哥终于被面面困住了!
那么,
是不是就说明,
我可以去找嫂子玩了?
好开心!

诶等等……

如果当面的话,
嫂子现在这么防备我肯定行不通,
我还是去嫂子梦里吧!

呵,那个混蛋哥哥脑子里都在想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啊?!面面只是去找嫂子玩儿而已啊,什么叫“不准你碰他”?你是没看见他在梦里和那个女蛇精纠缠不清的样子!虽然面面不喜欢那个蛇精,但是面面更讨厌你!混蛋哥哥!

面面去找嫂子了!

海星。

沈巍家。

面面要参观一下混蛋哥哥住的地方。

咦,怎么这么空?

诶?芒果的味道!

不会错的!

在对门!

好哇,
自己有房子不住跑去跟嫂子同居!

(瞬间进门)

翻箱倒柜ing

恭喜玩家“沈面”获得“芒果味棒棒糖”×7

恭喜玩家“沈面”获得“混蛋哥哥的穿搭”×1

请问是否与“型男法杖”搭配使用?

“是”

玩家解锁新地图:“龙城大学”

请选择作妖地点:

“混蛋哥哥的办公室”/“混蛋哥哥的授课教室”

选择“混蛋哥哥的授课教室”

原来这就是大学的教室,

哼,

也不过如此嘛!

一会要去特调处见嫂子了,

好激动!

我这身装扮会不会让嫂子以为我是混蛋哥哥啊……

也好,

顺便也看看嫂子平常都是怎么对待混蛋哥哥的,

最好还能骗嫂子亲亲抱抱举高高(╳)

嘿嘿,忍不住为这个绝妙的计策而鼓掌了呢!

——————————————————————
很粗糙的关于预告的脑洞产物
ooc预订
渣文笔,写着开心,图个乐呵
大家多担待啊多担待~( ̄▽ ̄~)~

鬼狐:

[巍面]
兄弟日常
...为爱发电,幼儿园文笔,沙雕脑洞,求别喷,处女座(真第一次写)...

如果不好看都是我的锅

设定是大战结束面面重生,巍澜兄弟向。

鬼面:哥能不能不做西芹?
沈巍:不行,你现在还小,要营养均衡。
鬼面:可是哥你自己也不喜欢吃啊!每次都只给我吃。
沈巍:我已经长大了,不用吃西芹。

在有一次餐桌上又出现了西芹,我们调皮的面面,趁着他哥去盛菜,偷偷的把西芹埋在了他哥的米饭里。不过刚好被他哥出来时候看到了!

沈教授用异能把两个碗交换了!若无其事的端菜到餐桌上,面面心虚赶紧扒饭。

刚吃一口就吃到西芹了,沈教授还边给面面夹肉边问面面好吃吗?

面面一边撇着嘴,一边说好吃。

面面委屈,但是面面不说。

笔者的胡言乱语:
我一直觉得沈教授温柔涵养都不过是一万年的磨炼,换句话都是他的面具,所以在我沙雕段子里,可以看到沈教授腹黑的一面。

鬼狐:

面巍!???

一个关于学英语的沙雕

我去学英语啦!!!

面面最好看

呛心:







“你从不曾把我放在心上”

“你从不曾在意我所想”

“何苦为你设想,我不过想留在你身旁”

“跌的痛会成长,说的多平常”

“如果爱你从来只是妄想,我承认早已疯狂”









“你我之间,唯你功德无量”

“借此月沉风急,天缺地乱”

“愿你我终能倾情一聚”

“你死我活,已全兄弟之谊”

…哥哥…我只想…死在你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