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and live

「父知子 子知父」1

王天风这次执行任务时右肩中弹,失血过多当场晕了过去,被救护车拉回军区总医院抢救,还好伤的不是要紧部位,当戴笠得知后吓得不轻听说没时候松了口气,忍着一肚子火到医院看王天风。此时王天风已经苏醒,听到开门声便转头去看,只见戴笠一身怒气的冲了进来,王天风看了眼戴笠便闭上了眼睛。戴笠明显看到了王天风眼中的不耐烦,一时间说到:“你还烦我!一身的臭脾气,都多大了执行任务还这么不小心!”王天风没睁眼,仿佛已经习惯这样了。“睁眼看着我!跟你说话呢!”王天风只得睁开眼看着戴笠,说“我这不没事吗,您那么大火气干什么?又没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我管不了你了我还!前几天刚升到中校脾气也变大了是吧!还又没死!我看你活腻歪是吧!”王天风看戴笠脸色铁青察言观色的说到“学生不敢。”戴笠过了一会缓过来了,坐在王天风身边说“真的,我听说你中弹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特别害怕你出事,如果你出事了,我该怎么向你父亲交代啊,我欠你父亲一条命啊,他让我照顾好你,让你一辈子平安,可你却选择了这条路。你父亲为了救我牺牲了,可你不能再这样了。别人都叫你疯子,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再没有亲人,你把自己伪装的像没有感情的兵器,就是为了掩藏你的痛苦,可是天风,你七岁就到我家了,我养了你十五年了,我没有儿女,我把你看做我的亲儿子,可能在你看来我只是你的老师,只是你和明楼的老师,可在我看来,你比任何人都优秀,只有一个父亲才会这样认为啊,你也许觉得我更喜欢明楼,因为我总表扬他,我总在你们在一起时跟明楼说话。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总在隐藏我对你的感情,观察你的脸色,因为我害怕失去你,害怕伤了你,尽我所能维护你,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你最需要是情感,是来自家庭的爱。天风,答应我,以后想拼命的时候想想还有我呢,你走了,我怎么办呢,我没有妻子,我只有一个儿子,他叫王天风。好吗?”许久,王天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戴笠走后,王天风再也忍不住了,把头埋进被子里,哭了。正如戴笠所说的,他一直将自己伪装起来,就像一件冰冷的兵器,他每次做事都没有顾忌,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他的亲人,不值得牵挂,他那时和明楼一起受教于戴笠,对明楼戴笠总是夸赞,而对他,总态度冷淡了爱答不理的,在那之前,王天风曾有一段时间将戴笠视为自己的父亲,可在学习那段时间包括直至刚才,王天风只是将戴笠视为老师,每次都想他怎么可能把自己当做他的儿子,只不过是为了还人情吧。现在,王天风终于明白了。他的生活中终于有了色彩,属于父爱的色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