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and live

【伪装者/天台】迷途之徒——谁是谁的玫瑰

幼稚型理想主义:

仍然是军统特务和明小少爷,另一个不同的故事——

谁是谁的玫瑰(本篇)
谁又让谁迷惘
谁是谁的英勇
谁是谁的荣光

遭遇绑架的第二天,明台被王天风惊吓住了。
王天风毫无预警地出现,待明台意识到有人闯入时王天风已经迅速割断了看守的喉咙。看守连声叫唤都没能发出来就被一刀毙命,明台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那一刻他脊背都凉了。
确定手下的人断气,王天风把尸体放下,转过身面向明台。
明台惊得合不拢嘴,如此迅捷的身手和杀过人后的镇定从容让明台印象深刻。当王天风向明台一步步走过来时明台情不自禁向后缩,若不是身体被捆绑着他恐怕已忍不住夺门而逃。
王天风站在明台面前,明台都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声。
王天风蹲下来注视明台,看着这个年轻人明明心中恐惧却还强撑着的样子似乎觉得有趣。
“还挺有精神的。”王天风嘴角微弯,语中带点调侃。
与眼见的冷酷不同,明台没想到对方一开口竟带着调笑。
“你是什么人?”明台戒备地说。
王天风发觉明台并没有认出自己。
“我们见过一面。”王天风语气和悦。
明台怔了一下,如此说来这个声音是有点耳熟。屋子里只悬着一个灯泡,光线昏暗,王天风的脸都在阴影里,明台忍不住仔细打量他。当明台的视线在王天风的胡子上停留了几秒之后忽然露出恍然的神情。
“是你?”明台惊讶道。
明台的确见过这人,甚至还记得他跟自己说过的那些具有煽动性的话,可是……
“你为什么——”明台犹疑地顿住。
为什么出现在这?为什么这样做?明台不明白的太多。
王天风看出明台的疑惑,微微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
“跟你说过最近别到处乱跑,怎么这么不听话。”王天风奚落明台。
许是王天风的语气轻松随意,明台感觉不到恶意,心中暂时没那么怕他了。
“我没乱跑,有人跟踪我。”明台闷声说道,他觉得这次的事对他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
王天风不置可否。
明台偷偷看王天风。
“你是来救我还是……”明台显得不安。
“你说呢?”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
明台当然希望他是来救自己,这两天明台被囚在这里简直望眼欲穿,时刻期盼能够出现转机,然而明台对王天风不甚了解,此时并不敢盲目乐观。
“我不知道,”明台小心翼翼地看着王天风说,“我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看到明台一脸谨慎,王天风似是感到满意。
“如果我要杀你,你觉得你还能说这么多话吗?”王天风轻声说道。
明台眨了眨眼,反应过来之后有些惊喜。明台迫不及待想要脱困,可是王天风只是好整以暇看着他,什么也没做。明台又困惑了,弄不清王天风到底什么意思。明台没有忘记那天自己是拒绝了王天风的,眼下情势易转,难道王天风想让自己开口求他?
不知怎么着,明台面对王天风莫名有点委屈和不服气。
“谁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心中气闷着,明台拉不下脸来。
看到明台都落魄成这样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王天风轻笑了下。明台看见了,有点恼羞成怒。
“你怎么被打成这样?”王天风伸手捏住明台的下巴,对着光线看明台的脸。
这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刚被抓来时明台还搞不清状况,气盛嘴硬,被一顿痛揍后不得不老实。这是明台这辈子最狼狈的一次,他一点也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样。
“哼。”明台偏头不让王天风碰。
王天风不以为意,接着打量明台。
“身上受伤了吗?”
再怎么样,王天风语中的关切明台还是听得出来的。明台犹豫地点点头。
“能走吗?”这才是王天风最关心的问题。
明台眼睛一亮。
“那没问题。”
看着明台眼中忽闪的狡猾和期待,王天风不禁笑了笑。
明台心中一动,王天风拿刀去割明台身上的绳子,几秒之后明台感觉到束缚立刻松了。
“转过身去。”王天风示意明台。
明台意识到王天风是要帮他打开手铐,赶快顺从地转了过去。明台心中激动又不敢出声打扰,默默祈求一切顺利。
王天风在身后如何做明台看不见,他只知道没多一会儿手铐就开了一个。
“如果你受过训练,这些你自己也解得开。”王天风在明台背后说道。
明台听了没有吭声,他知道王天风又在有意无意游说自己。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明台身体一僵,有人来了。
听声音不止一个人,明台迅速转身看向王天风。
怎么办?
王天风与明台对视一眼,几乎没有犹豫,立刻让明台仍旧把手背过去,又把绳子在明台身上虚缠了两圈,绳头让明台握在手中,伪装成和之前一样被绑住的样子。紧接着王天风迅速起身拖起看守的尸体塞到床下,自己闪身藏到窗帘后。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到门口了。
明台睁大眼睛,心中狂跳不止。地上的血迹仍在,但屋子里这样暗,不刻意去找未必能注意到,谁知道呢?
门开了,来的是两个人,前面的那个看到屋子里只有明台一个人不禁皱眉。
“人呢?”那两人相继走进来。
明台心中一惊,但很快反应到他说的是看守自己的人。
“去方便了吧。”明台努力不显出异常。
对方随口骂了句。随着他们走近,明台看清前面那个是昨天打过自己的人,虽不是这些绑匪的头目,但在这群人中也是说得上话的。心中虽然愤恨,但明台仍尽量保持冷静。这人有枪,后面跟着的没有,明台暗自观察这两人的举动。
“明少爷,让你受委屈了。”对方站在明台面前,懒洋洋说道。
明台心中紧张,面上做出怯弱的样子。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看明台已经服帖,对方笑了笑。
“读书人应该识相,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来,按照这上面的意思给你家人写封信。”
说着,一张纸被放到明台面前展开。明台低下头去,努力在很弱的光线下辨认上面的字迹。
“一百万美金?”明台惊叫道,“哪有这么多钱,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这样夸张的反应倒不完全是明台的伪装,他怀疑这些人对这样一笔钱到底有没有概念。
“明少爷,装穷就不必了,你们明家在上海也是数得着的人家。”
“真拿不出的,”明台小心周旋,“而且现在市面上哪里能换到这么多美金。”
“拿不拿得出看你家人了,你只要照这个写就是了。”对方有点不耐烦。
明台脑中急急转着。今天这个情况不写不行,可要写字的话立刻就会穿帮。怎么办?
因为知道王天风在这,明台心中仿佛有底,并不十分慌张。眼下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对方的枪,赤手是敌不过枪的,而且枪响会引来其他人。
偷瞄了那两人一眼,明台深深呼了口气。片刻之中,明台已有了决定。
“那这里写的又是什么?钱送到……这什么路?”明台佯装看不清楚。
那人听到明台的话下意识也俯身去看,明台突然抬头狠狠向他鼻子上一撞,在他痛叫捂脸的同时明台迅速将其扑倒,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人死死按在地上,另一手牢牢攥住他的手腕。
对方猝不及防被袭,表情狰狞,极力挣扎。此时此刻明台已不能思考其他,脑中只有不能放开这一个念头,拼命压制住对方身体的反抗。
被明台钳制住,对方的脸涨成深红。
每一分的时间短暂而又漫长,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抓住明台的手臂。
“放开吧,他死了。”声音平静无波。
明台大口喘息着,不解地转头,见王天风正看着自己,目光深沉。明台仍觉茫然,低下头看看自己身下的人已经一动不动。
死了。
这两个字突然敲进脑中,明台猛然清醒过来。
心骤然狂跳,明台惊慌地连连后退,本想站起来,结果腿一软反而跌坐回去,只好手脚并用不断向后缩,直到后背靠到墙。
明台脸色苍白,喘息的同时身体微微颤抖,偏过头刻意回避去看刚刚被自己杀死的人。明台瞥到王天风身后还躺倒一具尸体,这是王天风刚刚解决的,而王天风仍然面色平常。
将明台的反应看在眼里,王天风知道这是明台第一次经历,他这个样子已经比自己预期的要好。
“你不必太在意,你不杀他他也会杀你,无论你家人是否拿出赎金,他们都没打算放你回去。”
明台神色微变。
“我说过你很有能力,”王天风的目光注视着明台,“我之前的邀请仍然作数。”
手上仿佛还有动脉跳动的触感残留,明台情不自禁把手握紧了藏到身后。明台心中很乱。
“不行,我还要去上学。”明台嘴唇微动,仿佛说给自己听。
王天风深深看了明台一眼,并没有紧追不舍。眼见明台已经迈出一只脚,王天风知道他回不去了。
“我们先离开这。”把死人身上的枪拿走,王天风站起身来。
明台抬起头,见王天风神情严肃,意识到他是说真的。
“还有一个人,”明台心一动,也赶忙站起,“还有个和我一起被绑架的女孩儿,我们得救她一起出去。”
王天风转过头看明台,目光有些异样。
“你凭什么要求我去救她?”
明台一下子被噎住了,他完全没想过,他只觉得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不救她?”明台反问。
王天风冷冷看了明台一眼。
“那你何不自己去救?”
自己去救?明台吃了一惊。
想象自己一个人从这扇门走出去,在未知的陌生环境中面对其他匪徒,真的可以吗?
“我,我怕我不行。”明台犹豫地说道。
就这两天所见,明台知道这里还有别人,他们都可能带枪,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想要在这种情形下救人实在太难了。而王天风不同,他明显训练有素且富有经验,明台情不自禁在心里对他产生依赖。
“你的女人只有你自己有义务去保护,你若没有能力就只能承受失去,”王天风神情严肃,“救人要冒极大的风险,随时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你凭什么要求别人白白替你拿性命冒险?”
明台仿佛被扇了一耳光,脸上瞬间灼热,在王天风的形容下他似乎懦弱又自私。明台觉得自己不是他说这样,可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却被踩痛了,一时竟无法辩驳。
王天风冷眼看着明台,明台脸色阵红阵白,显见心中矛盾激烈。
“那你又为什么来救我?”明台终于忍不住说。
“你知道为什么。”王天风淡淡说道。
明台瞪着王天风,他已想到是为了什么。从第一次见面王天风就想要带走他,现在追他到这里也不过是因为这件事。刚刚那番话大概是激他,可这种方式偏偏让明台逆反,觉得王天风趁人之危。
“那我不用你救!”明台赌气道。
王天风神情冷了下来,深深看了明台一眼。
“随你便。”王天风径自向门口走去。
明台眼看王天风竟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心里又急又气。
“等等!”明台又叫住王天风。
已经到了门口,王天风还是站住了,两秒钟后转过身来看明台。
明台莫名觉得委屈不甘,他从小被明家人捧在手心,不习惯被王天风用这种态度对待。
“耍少爷脾气是没有用的。”王天风的话意味深长。
到底有求于王天风,明台不敢再顶撞,但心中对于王天风的教训仍难服气。
“你想让我跟你去抗日救国,不也是要我拿生命冒险?”
“这不是为了我。”
王天风的铿锵言语让明台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王天风瞥了明台一眼,又不轻不重说了句:
“更何况,你也没有答应。”
明台浑身都不自在了,低头想了想,明台又反驳:
“救她也不是为了我。救国是大义,救人就不是吗?既然有能力相助,为什么要袖手旁观?”
听到这句话,王天风神情有些微妙。
“说得不错,既然有能力相助,为什么要袖手旁观?”王天风轻声说。
明台陡然变了脸色,下意识抬头,见王天风正抬眼看着自己。王天风明明没什么表情,明台的肺腑却揪紧了。
“你不必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明台不自觉微微喘息。
王天风从不打算跟明台讲大道理,因为他知道让人成长的从来不是道理,而是现实。
明台喉头滚动了一下,目光盯在地上,努力平复自己的气息,好让自己能够冷静。过了一会儿,明台重新抬起头来,虽然眉头还是紧蹙着,但眼中仿佛有某种决心。
“我和程小姐一同被绑,如果现在只有我自己逃了,她一定马上就会遭到毒手。”明台声音不高,但字句清晰,“你冒险来救我,我感激你,我请求你将她一同带出去。”
明台停顿下来,四周安静一片,王天风没有说话。
“至于你说的事,如果你愿意救她,我也愿意跟你走。”明台看着王天风说。
王天风审视着明台,眼中颇有些不明意味。
“你想清楚,到时后悔可不行。”
做出决定需要很多勇气,但真的说出口之后明台反而松了口气。再不用矛盾和惭愧了,此时心中也不觉得害怕,倒是有种尘埃落定的踏实。
“我说话算话。”明台话语坚定。
“好,我同意,”王天风嘴角微微扬起,“一言为定。”
虽然还没行动,但只是听到王天风答应明台就安心了不少。
“那我们——”明台迫不及待。
“她不在这,”王天风打断明台,“他们把她藏在别处,我知道她下落,也已经做了其他安排。你不用担心她,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跟我从这里出去。”
明台微微一怔。
“你诓我?”明台忍不住说。
“我诓你什么?都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什么都没说。”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更何况我的确会帮你救人。”
明台的嘴张了又张。
王天风轻咳了一声。
“行了,再不走就有人来了。”
明台瞪着王天风,依然气结,王天风也不理会。
“这里是个废弃工厂,我们待的这间屋在后侧,前面大门有一个看守,除此之外二楼观察室还有人。我不想惊动他们,厂房中段位置有一扇高窗是虚掩的,一个人从地面够不着,我会帮你上去。厂房内部几乎都能从观察室里看到,但是从这里到中段一路有视线死角,待会儿你一定要跟紧我。”王天风快速说。
明台十分惊讶,王天风显然对这里十分清楚。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明台不禁疑问。
王天风瞥了明台一眼。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就进来救人难道不是找死吗?”
明台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想问的是王天风从哪掌握的这些情况,不过他也觉得王天风不可能告诉他,至少现在不会。
“我刚才说的只是最理想的情况,”王天风又说,“实际行动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若中途被人发现,你就跟着我见机行事吧。”
王天风神情很严肃,明台想象了一下可能的场面不由得心中紧张。
王天风想了想,把刚才捡到的枪递给明台。
“会用吗?”
明台心跳得很快,迅速点了下头。
王天风把枪放到明台手中。
“我会尽量避免让你陷入混战,不到必要时候你不要开枪,但真有危急也不能手软。”王天风交待道。
“我知道了。”明台的表情有些僵硬。
王天风看了看明台,显然有点不太放心。
“你不用太紧张,听我的话就行了。”王天风语气放和缓。
明台用力点头。
王天风终于没再说什么,示意做最后的准备。明台长长出了口气让自己镇定,手下意识去摸上衣里兜,然而这一摸却让他脸色骤变。
明台忽然开始急切地翻自己的衣兜,然后是裤袋。
“怎么了?”王天风察觉到不对。
明台全身翻过一遍,只从一个暗兜中翻出一朵玫瑰花,其他衣兜全是空的。
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净,明台脑中突然闪过模糊印象,在他半昏半醒的时候有人搜过他的身。
明台立刻回去翻地上的尸体,这一回他也感觉不到害怕了,然而都搜一遍仍没有找到。
是了,明台记起东西不是他们拿的,应该是那个人。
“你到底在找什么?”王天风已经看出眉目。
明台站起身来,心中一片茫然无措。
“一块怀表。”明台喃喃说道。
以明台的身家这个时候不该计较一块表,王天风知道事情不同寻常。
“重要?”王天风问。
明台点点头。
“重要。”
王天风微微皱眉,明台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对行动太不利了。
“这是我母亲留下的唯一纪念,我不能失去。”明台低声说道。
话说出口,明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表被人拿走了,要想拿回来就难免与对方正面冲突。明台可以求王天风帮他救人,因为理由正义,但他又凭什么让别人为了自己的私心涉险。
这种事明台开不了口,他只能自己解决。明台现在无法衡量一块表和自己的性命哪个更重要,下意识也不愿意去衡量,他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强烈地想要把它拿回来。
“对不起,我必须把表拿回来,你可以不用管我。”明台态度坚决。
王天风一直审视明台,明台也不等他回答。
“那块表什么样?你知道在哪?”王天风忽然问。
“打开表盖有我母亲的照片。”明台犹豫了一下,“我印象中是被带头绑我那个人拿走了,这些人叫他队长。”
王天风想了想。
“计划变更,先送你出去,”王天风果断说道,“你只要出了工厂院墙就沿街向东,街角停着一辆车,你在车上等我。”
明台感到讶异。
“那你呢?”
“我去把你的东西取回来。”王天风平静说道。
没想到王天风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要帮他去做,明台胸中涌上热意。
“我和你一起。”
王天风看了明台一眼。
“不用,你在我还得分心保护你,”王天风语气平常,“外面应该只剩两三个人,我想我还应付得了。”
明台已不知该说什么,王天风的确从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表示看好,可明台不认为自己重要到能让王天风做这么多。
“你还想要什么?”明台已知道不能让别人白白替自己冒险。
王天风闻言有点奇怪地看了明台一眼,看他一脸豁出去的样子忽然明白了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王天风觉得有点好笑。
“这个吧。”王天风随手拿走了明台手中的玫瑰花。
玫瑰花不是真的,但做得很精致,王天风攥在手中看了看,嘴角微弯,然后把花揣进衣兜里了。
“好了,准备走了。”王天风抬起头。
明台怔怔看着王天风,眼圈开始泛红。
王天风倒是见不惯明台这样,于是不着痕迹地转过身去。
“谢谢你。”明台在王天风身后轻声说道。

之后的经历明台再回想总有些混乱模糊,大概是那时紧张恐惧,只记得迈出屋门之后就一直跟着王天风躲藏着走。明台比预想中更顺利地从高窗翻出去,落地之后没有立刻逃走,而是在暗中躲着。过了一会儿里面果然传出枪响。
守在大门的人听到枪声立刻向工厂里面跑去,明台趁机逃出工厂院墙。途中听到里面枪声连连,明台心惊肉跳。虽然十分担心,但王天风叮嘱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回头,明台只好不停地逃。
明台一口气跑到街角,果然有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一边。明台想也没想就拉开车门上车,一抬头,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明台吓了一跳。
两人面面相觑,郭骑云很快认出明台,皱着眉把枪放下。明台松了口气,同时也想起上次在王天风身边见过这个人。
“他呢?”郭骑云转回去监视外面动静。
“还在里面,他让我在这等他。”明台没敢说王天风为什么没有一起出来。
郭骑云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凝重。明台也凑到窗边紧盯着不远处的工厂,自己刚刚逃离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人出来,明台不知道这算不算久,他只发觉郭骑云的脸色越来越沉了。
突然一个爆炸声响,明台猛然一哆嗦,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更大一声巨响,工厂方向升腾起烟尘火光。
那一瞬间,明台从头凉到脚。
郭骑云一脸不敢置信,他也完全被震惊住了。当郭骑云回过神,他发现明台正要开车门。郭骑云一把将明台拽回来。
“你想去哪?回来!”郭骑云把明台按回座位。
“放开,我要去看看!”明台不停反抗。
郭骑云一拳打在明台腹部上,明台立刻痛得蜷起身体。
“你去有什么用?给我老实待着,别添乱了!”郭骑云吼道。
明台眼睛瞪大,死死盯着车里一个角落。
爆炸声和火光在这黑夜中突兀明显,很快引了人来。郭骑云看了看四周情况,果断开始发动汽车。
“你做什么?”明台立刻撑身坐起。
“必须马上离开。”郭骑云迅速说道。
“你不管他了吗?”明台急忙抓住郭骑云。
郭骑云目光直视前方,一心驱动汽车。
“行动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一切以完成任务为优先,而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保证你的安全。”郭骑云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嗓子明显有些变调。
明台怔怔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车子驶离,明台回到座椅,脑中空白一片。
两人再没有说过话。汽车一直在行驶,明台窝在座椅里用手撑着头,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咬自己的手,又过一会儿把手覆在脸上。
几声很低的抽噎。
后来明台一直看着窗外,所见却始终朦胧,看不清车子经过了哪。

明台回到了家,阿香一开门就大呼小叫地惊动了明镜。明镜匆匆出来,见到明台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
明台并未多说,可明镜光听到绑架二字就忍不住抱着明台痛哭了。接下来是一片混乱,家里电话来电话去,明台浑浑噩噩全不清楚。
这一夜明明漫长,可过后回想起来,王天风以外的人事物明台仿佛都记不清了。

明台在医院里得知程锦云也已经脱险了,而且是和他差不多时候回来。明台仔细问过明镜,得到的回答是程锦云是自己找机会逃出来的。明台不能确定程锦云所说是不是实情,就像他也没有告诉别人王天风的存在一样,但明台并未找机会问她,因为明镜已经迫不及待送他去香港。
“反正没几天港大就要开学了,你早点过去也好。”明镜握着明台的手,“现在世道这么乱,我不想你留在上海了。”
明台的视线落在明镜与自己的手上。
“当个被保护的逃兵,是吗?”明台小声说道。
“你说什么?”明镜皱起眉头。
明台沉默了一会儿。
“没什么。”
明台看向窗外,天气正转好,只剩一点阴霾。
当日的约定只有他和王天风知晓,现在再没有人会让他履行。
“好。”明台对明镜说。

明台坐在车中愣愣看着车外街上人流穿梭,明镜在身边说的话多少有些没有听进。
对于绑架事件明镜心有余悸,这次不但亲自送明台,而且专门请了人护送明台到港大,直到明台顺利办理了入学和入住才把人调回。
明台在校园中随便走走,他以前不止一次来过,对这里轻车熟路。此时还未正式开学,校园中环境静怡,不时经过三三两两的学生,都是朝气蓬勃的面孔。这是明台所熟悉的场景,远离风雨,短暂安稳。

几天后,新生入学典礼,明台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
演讲稿原是早就背好的,然而站在台上,明台发觉自己有点忘。在台下新生的齐齐注视下,明台怔怔站了几秒,好在没人催促他。
无奈之下,明台决定放弃稿子,即兴演讲。
明台重新调整了下话筒。看着台下一双双眼睛,明台定了定心神。
明台正要开口,突然,所有的灯都灭了,礼堂陷入了黑暗。
台下人群骚动,这时立刻有人高声维持秩序:“大家不要慌张,不要乱跑,工作人员去检查电路。”
明台没有动,停电的状况时有发生,接下来如何还需要听从学校安排。
然而大概十几秒后供电就恢复了,礼堂重现明亮。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虚惊一场。大多数人都待在原位,没有发生拥挤踩踏,看样子典礼可以继续进行。
只有明台愣住了。
明台面前的演讲桌上悄无声息多了一只玫瑰花。
明台猛然抬头扫视台下,一张张青涩的面孔似乎和刚才没有什么不同。
明台忽然注意到礼堂的一个侧门是半开着。
在场所有人就这样看着明台突然从台上跳下来,一路狂奔着冲了出去。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全场哗然。

明台气喘吁吁地四处张望,怎么也找不见人。兜转一圈,明台在望见不远的僻暗处停着一辆汽车时眼睛不由得一亮。
明台向着那辆车快走过去,只剩几米远的时候脚步反而越来越慢,心跳却越来越快。
在明台快走到汽车旁边的时候,后车门打开了。明台停住脚步急急喘息,小心翼翼地向车里张望了一眼。
后座上的人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明台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嘴唇上的一撇小胡子。
明台立刻就坐进了车里。
心脏剧烈跳动,看着眼前这张侧脸,明台的嘴张了又张。
明台还没能出声,一块怀表被递到他面前,“叮”地一声打开,露出里面温柔女子的照片。
完好无缺。
明台有些不可置信地伸出手去,握住怀表的同时也看到了王天风脸上的微微笑意。
两人对视,王天风目光深邃,神情从容,仿佛对明台的里里外外都看得懂。明台无端有点不好意思,忍不住别过头去。
坐在座位上,心跳还未完全平稳,明台喉咙疼痛,却止不住扬起嘴角。
“开车。”王天风说。
车缓缓开出去,车窗外的世界重新开始流动。明知从此将是荆棘险途,明台却义无反顾。
“我们去哪?”明台开心地收起怀表。
端坐回去,王天风目视前方,微微一笑。
“军统特务训练班。”


【谁是谁的玫瑰 • 完】

评论

热度(117)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幼稚型理想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
  2. Learn and live幼稚型理想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