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and live

台风衍生 山城往事

Silly_Auntie:

      明台七岁那年害了大病,昏厥数日,水米不进,他父亲独自上山采药,碰上山洪,没能再回来。


       村里有老人言,他父亲是替他去了。但这是迷信,不好信的。


       然而明台确实醒转了,之后去姑母那里住了半年。那时他已经能记事,不算太清楚,但也记着那时候吃不太饱。自然的,一块饼要掰成三份吃。姑母自己有两个孩子,男孩稍长明台一些,女孩只有四岁。明台记得冬天里,外头飘着大雪,哥哥喊着肚子饿,灶台上只一盏昏暗的灯,光亮摇摇晃晃地映在土墙上。


       再后来,王天风就来了。那一天同寻常一样,他在地里跟着哥哥割猪草,他不太会做这样的事,笨手笨脚的。已经回暖了,他的双脚双手都是污泥,姑母在院子里喊他。他便往回走,进了屋子,看到一个陌生人,生得是那样高。可脸,却记不大清了。姑母说,明台,这是你王叔。她的话语里十分殷切,明台费力地想看清那个人,他总是好奇的,也丝毫不觉得害羞,那个人的衣裳十分整洁,自己却满是污泥。


      “王叔”他说。


       后来王天风就领着他走出了姑母家。他什么也没有拿,他原也什么都没带来。王天风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方格子手绢,替他细心地擦了双手,连指缝里都仔细抹干净了。明台抬眼瞧他,那一双眼睛低垂着,看不见的。


       王天风一个人住着,屋子不大,院子倒宽敞。明台从此在这里住下,那是他八岁那年的早春。


       明台不再总是干活了,他被打扮得整洁干净,王天风让他去镇上的学堂读书。因此每天天蒙蒙亮,他便要出门,到了傍晚才能回来。


       待到十六岁时,他便到外地继续念中学,从此难得才回到山里的这个家来。


       那时候他在外地读高中,他生来聪颖,即便不那么努力,成绩总还是混得过去。聪明脑袋还有一副好皮囊,十六七岁的时候,已经是班里的顶高的男孩,他晓得好些女孩子偷偷瞧他,他因此心里很有些得意。


        夜里有人借着油灯还在看书,明台躺在宿舍里却望着窗户外面的月亮失眠。他难得才会想起王天风,那是他眼下唯一的亲人。真奇怪啊,想起他来却总觉得那张脸是模糊的。十分模糊却又亲切。但那人的背影却总是清晰的。       


        明台在刚认识王天风的时候,是很有些怕他的。这个男人不喜言笑,平日难得听到他的声音,看他的模样,也不晓得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明台刚来时,常常偷偷瞧他,他唯恐自己吃饭吃得太多要遭人嫌,也唯恐自己读书不好要丢人家脸。可渐渐地,他也摸清了一些王天风的脾气。比如这个人,从来不关心自己吃得多,还是吃得少。吃得少,就要挨饿,挨了饿就长记性。读书偷懒了,就是要挨打的。明台想想就要揉屁股,王天风教训他从来没有半点情面。


       他从来不知道王天风有多大年龄,也许比他父亲年少一些。但他究竟是自己父亲的什么人呢?几年前明台问过,王天风是怎么说的?他说自己是你父亲的一个故人。那一定是关系极好的了。他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那一次王天风扭头看他。明台晓得他的目光是在询问呢,便说关系好你才会收留我,养育我,抚养我。藏了没说的半句话是,即便您一点儿也不喜欢我。


       明台总是觉得王天风是不喜欢自己的。他不爱用正眼瞧自己,那双总是泛红的眼睛老是垂着,像是半掩着的门与窗。明台鲜少有机会同他聊天,他说的话时常像投到池塘里的石头。他因此总是想起那个人的背影来,削瘦的,挺拔的背影,总是孤零零的。也许自己跑到外地来念中学也是好事情,那个人也省得管。只是不晓得现在他在做什么。同一个月亮之下,他在这里难以入睡,山里的那个人在做什么?是不是同以前一样,常常睡不着便到院子里喝酒。一小盅一小盅地一饮而尽。他晓不晓得自己其实时常在夜里醒来,悄悄趴在窗口看?      


       或者从他的宝贝箱子里拿出宝贝来看?王天风有一只箱子,这只牛皮手提箱同他屋子里的东西通通不一样。王天风很是宝贝,但里面有什么东西,明台一点儿也不晓得。也许他在夜里才会拿出来看一看。


       每个礼拜,明台会写一封信回家。问候王天风,简述自己的情况,叫他不要挂念自己。可他哪里会挂念自己呢。


tbc


科科,我不管。明台的爹叫林燮。



评论

热度(48)

  1. Learn and liveSilly_Auntie 转载了此文字